​​湖北监利:女子被诈骗500万 涉案资金未追回分文

wb01 2022-09-13 15:56

刘女士和丈夫在湖北荆州市监利市朱河镇经营一家小吃店,日子原本过得红红火火,却不想遭熟人诈骗,两人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涉案的数百万资金至今未追回分文,刘女士夫妻和亲人负债累累,每日饱受煎熬。

2021年4月,刘女士的发小刘洁找到她,声称丈夫赵国翔有内部消息,朱河镇新建二医旁及对面有几块地基出售,赵国翔买了两间,一般人搞不到,是个好机会。刘洁表示,因丈夫赵国翔担任城建、工业办主任和村总支书多重职务,才能内部购买地基,看在以往借钱给她的情分上,现在把这个机会介绍给刘女士,帮刘女士以后的日子更有保障。

刘洁供职于朱河镇先锋小学,是一名小学教师,公公赵某波也在政府部门任职,是监利市教育局电教馆党支部书记。因两家人平日里来往密切,出于对朋友的感情及对政府公职人员身份的信任,刘女士与丈夫商量后,决定把握这个机会,以30万/间的价格购买了两间地基。此时的刘女士和丈夫,万万想不到,自此落入了一场精心策划的诈骗陷阱中,致倾家荡产,债台高筑。

从2021年4月至2021年11月,刘洁相继以“内部价购买地基”、“挪位置补充差价”、“更改地基性质活动经费”、“验资费”、“增值税契税”、“建设证办理费用”、“债务到期偿还缺口”等借口进行诈骗,期间每当刘女士资金紧张时,刘洁就引诱刘女士及其亲人办理贷款。近8个月时间里,刘女士向刘洁的各类账户及其指定的其他人账户和赵国翔账户打款合计约500万元,刘女士夫妻及双方亲人为此负债累累。

2021年11月底,因验资款和地基证迟迟无法到手,刘女士要求退款,刘洁答应后,又以银行卡遭冻结等各种借口拖延,迟迟不兑现退款承诺。刘女士无奈于12月3日上门讨要,无意中看到刘洁与公公赵某波的聊天对话,提及“现在已经快上绝路了,每个月得还近10万的息钱”。直到此刻,刘女士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原来所谓买地基的所有资金都被刘洁等人骗去还账了。


(刘洁与公公微信对话记录)

骗局败露当晚,刘洁和丈夫赵国翔前往刘女士家,偿还了10万元,并答应由刘洁出具一张欠条。此后,刘洁夫妻和婆婆赵母几次三番找到刘女士,恳求刘女士不要报警,“一旦报警我们全家都完了,你们的钱就是一笔空账”。赵国翔再三强调,500万他认他还,但不能签字,“因为这是诈骗,要是以后走司法程序我们家就完了”,又表示刘洁不能出事,“一出问题整盘棋都下不好了”。通过赵国翔讲述,刘女士了解到,赵家有欠1800多万外债,只还了一小部分,还有其他受害者也被骗了上百万,涉案金额合计约3000万。

考虑到赵国翔再三承诺还钱及刘洁以死相逼,刘女士和丈夫顾念旧情,没有第一时间报警。直到2022年1月21日刘女士联系不上刘洁夫妻,向监利市公安机关报案后,公安局告知刘洁已死亡并于第二天火化了,并称刘洁留下了电脑打印的遗书,其中提到对不起刘女士,希望刘女士坚强的活下去。然而据了解,刘洁死亡及火化整个过程并无外人知晓,赵家和刘洁娘家也未曾为其办理丧事。

公开信息显示,监利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于2022年1月27日对刘女士报称被诈骗一案进行受案,2022年2月15日决定对此案进行立案侦查。

据刘女士所述,公安机关在2月15日召开见面会,就案件情况向被害人做简单通报。除了5户被害者,与会的还有朱河镇司法所、纪委、信访办的领导和工作人员。案件侦办负责人表示,有证据证明赵国翔部分资金涉案,主犯刘洁已经死亡,按法律规定不追究其刑事责任,但对犯罪嫌疑人赵国翔已进行拘留。然而,侦办人员又表示,刘女士等被害人提供的证据中,涉及赵国翔父子参与案件的所有聊天对话都是虚假信息,全部由刘洁伪造,就连刘洁诈骗过程中与赵家人所有的通话过程,也系刘洁个人造假。

刘女士等被害人对此提出质疑,刘洁诈骗过程中,多次当着被害人的面,与赵国翔及赵某波通话沟通,被受害人亦有通过刘洁手机与赵家父子通话沟通,那么又是谁在配合刘洁扮演着赵家父子的角色呢?有被骗受害人在1月21日前往赵家寻找刘洁,当时赵家父母亦声称所有与赵国翔有关的证据都是刘洁伪造的,这是巧合还是另有其因?对于被害人提出的种种质疑,侦办人员无法答复。

刘女士透露,涉案500万中,有7万是直接转到赵国翔账户,公安机关也是以这笔款立的案,并通过手机记录查出赵国翔和刘洁俩夫妻商量用什么理由找刘女士搞钱,最终这笔钱用于赵家家庭还款。而刘洁和赵国翔在案发后的2021年12月27日在法院办理离婚时,对于债务问题未提及一句,这本身就说明有问题,“现在回想,骗局败露后,赵国翔再三保证还钱,只是为了阻止我们报案的缓兵之计,之后通过和刘洁办理离婚,再到说刘洁死亡,赵国翔一直企图撇清自己的责任。”

2022年3月9日,赵国翔取保候审。刘女士从侦办人员处得知,案件已移交检察院,但因证据不足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据悉,刘洁生前一直使用两部手机,而事发后公安机关只控制了一部,被害人曾反映过这个情况,办案人员称接到报案后两天才拿到刘洁的手机,另一部手机据家属说不见了。

因案件迟迟无法取得进展,刘女士等被害人多次向上级部门反映情况,湖北省监察委员会至今未作出任何答复,湖北省纪律监察信访中心则以民间借贷纠纷为由不予处理。“我们无法理解,公安机关已刑事立案,怎么会是民间借贷纠纷?”在向监利市教育局、纪委等相关部门反映赵家父子违法违纪问题时,刘女士等被害人亦屡屡遭遇踢皮球。

据刘女士了解,刘洁生前任职的学校中,有不少老师也被其诈骗,案发后受担任学校校长的赵国翔叔叔赵某庭威胁,只能选择隐忍。刘女士报案后,赵家带人上刘女士父亲家砸门,当地派出所受理案件后,至今没有一个处理结果。

“在整个诈骗过程中,刘洁作为牵线接头人负责出面沟通联系,诈骗的500万元实际用于填补赵家持续诈骗的巨大资金窟窿,赵国翔与赵某波均参与其中,但目前各方均在为赵家父子开脱。作为被害人,我们背上巨额贷款,生活困难,向政府寻求帮助,希望解决银行贷款挂账停息的事情,却屡遭刁难。”刘女士说,目前涉案资金未追回一分钱,希望相关部门重视并公正处理,最大程度挽回其经济损失。

评论 0